醉卧沙场君莫笑

现役老神棍/短命/放飞自我的文手,喜欢写东西自娱自乐。
你好,我是鸫鸦鸠,多指教。

【时之诗】第三章:变故

       易南织睡得昏昏沉沉,最后还是强行靠自己的意志,也包括一小部分被不愉快的情绪洗刷的憋屈感,从睡梦中醒过来。

        敲了敲还在犯迷糊的脑子,易南织从沙发上起身,却发现整个大厅里一个人都没有,布兰特家宅的大门还敞开着,夏夜的微风阵阵吹来,她敏感的觉得不太对劲。

        从随身带的皮箱中摸出怀表,苍白的手指摁下怀表精巧的开关,现在是晚上的十点左右,论普通的婚礼来说现在已经差不多结束了,而婚礼结束之后所有的人员应该会回到这里,但是现在这里一个人都没有。

       不知为何,白天诡异的惴惴不安的感觉又重新浮现于心头。

        易南织捂住心口,痛苦皱了皱眉,这种不安和心脏狂跳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沉寂入冰冷的黑暗,六根所有的感官系统都被封闭,在黑暗中任何光明都触碰不到,她呜咽着蜷缩成一团。

        忽然,她感觉有一双温热的手捧住了她的脸。

         栋青鲤蓝色的眼中里写满担忧,没开口但是易南织知道他想问什么,甩了甩头,拉着栋青鲤的手借着他的力站了起来,冲他笑了笑,“我没事。”

          栋青鲤摇了摇头,刷刷刷在速写本上写下一行字,反转呈现给易南织看,“你这幅样子太没有说服力了。”

         易南织摇了摇头,敏锐的察觉到这个空间里除了他们两个人以外还存在第三个人。

          那一头黑发可能是底所斯最上乘的黑色丝绸,易南织只在书籍中看到过,一对祖母绿的眸子带着笑意饶有趣味的上下打量着他们,易南织和他四目相接的一刻随即两个人都感受到了不同程度上的恶意,易南织将栋青鲤拉到身后,挡在他们两个之间,近乎是本能的摆出防御姿态,黑色长发的男子和易南织同时间心里冒出了同一个念头。

        【我和对面的他(她)绝·对·合·不·来。】

        栋青鲤略微无奈的拍了拍鸫鸦鸠,将纸上的字给她看。

        “这位先生是我前面认识的,是个好人(大概?),没有恶意,不用担心。”

        “啊……不好意思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想必您就是栋小姐一直提到的易南织……易小姐是吧?我叫费尔德·莱斯,目前暂时定居在阿格尼斯。”费尔德眯了眯那双璀璨的眸子,摆出一个女性通杀温柔的笑容,希望刚刚两个人合不来的感觉只是错觉,伸出手以表达自己的友好。

       易南织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右眼下的花纹,伸出手握了上去,“莱斯先生您好,我是易南织,目前居住在阿格尼斯,我是做药材生意的,【目舍】想必您听说过,那是我开的店,您要是有什么不舒服可以来找我,我会给您优惠价的。”

         “不是,等会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易南织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在想什么,转过头询问栋青鲤,“怎么回事,婚礼还没有结束吗?”

         沉寂所有的预感在看到栋青鲤为难的别过头以后再一次爆发,易南织痛苦的手都在颤抖,翻江倒海的不安巨浪几乎将她吞没,大小姐是带她出泥潭的人,而且又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姑娘,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事情。

        “栋小姐在准备给大小姐最后一套衣服化妆的时候,大小姐说想出门换口气,里面太闷了,然后就……”旁边的费尔德替栋青鲤解释了原因。

         “再也没有回来。”

         像是应允她早上不安的感觉一般,上天确实开了个玩笑。

         易南织睁大眼,近乎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说……什么?她没有回来……?”

        “现在大部分人都在外面寻找大小姐。”栋青鲤将书写板递给易南织。

         “她最后穿的什么衣服。”易南织拎起小皮箱一边披上斗篷一边问到。

          栋青鲤思索片刻后写下答案,“蓝色鱼尾裙,我最后一次见她,她穿的就是最后一件礼服。”

          “好,我去找她。”易南织抓紧小皮箱准备离开,半路回头停下脚步,“费尔德·莱斯先生,栋青鲤暂时拜托给您了,请您好好照顾他。”在夜风中易南织的斗篷和碎发一齐被吹起,斗篷上金线绘制的羽毛似乎活过来一般,在空中飞舞,一金一绿的眸子坚定的看着费尔德。

          “易南织。”一个男声从费尔德身后传来,长期不开口说话有些沙哑,栋青鲤拉下口罩,向前迈了几步,湛蓝的眼眸却在此刻变得鲜红,右手虔诚的放在心脏处,在易南织面前半跪下来,抬头异常认真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

         “我口述即为真言。”

         “你一定会找到米切尔·布兰特的。”

         整个空间的气流隐隐变得诡异起来,易南织脚下猛的浮现一个鲜红的法阵,同色的三角形从法证边缘飘出,被易南织吸引一般,涌进了她的身体内。

『异能力·言,发动。』
        

         经常被错认成神力的异能力,持有者所说出的话大部分都会成真,其实只是大概率的增加了事情发生的几率。

         “谢谢,我会找到她的,你自己别乱跑,等我回来。”易南织冲他点了点头,转身飞奔起来。

           费尔德·莱斯:???我看上的姑娘是个女装大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