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沙场君莫笑

现役老神棍/短命/放飞自我的文手,喜欢写东西自娱自乐。
你好,我是鸫鸦鸠,多指教。

「时之诗」片段(?)

【写在开头】
原创世界观,有个很庞大的体系
嗯……小学生文笔
思路乱成狗
大概有很多bug
如果都可以接受请继续往下翻?
·
·
·
·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易南织就在奇怪。
      为什么他身边总是有人。
      脖子上黑色布条挂住的十字架又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既然「隼」上一代的王退位了,也指定了他作为继位者,即使是离开「隼」多年的易南织,也得听从他的命令。
     “「隼」上一代的王退位的时候有跟你说什么吗?”
      “这……没有。”他眸色暗了暗,明显是想到了什么却不说。
       “不好意思,我想和他单独谈一谈,你能出去一下么?”易南织冲他身后的人笑了笑,那人也识趣的退出去了。
      “真的没有说什么吗?”
       他沉默了很长时间,终是没有开口。
       易南织略感不快的眯起了眼。
       “没有,真的没有。”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抬头看了眼易南织,那琥珀色的眸子里有着说不清楚的情绪,似老谋深算的狐狸,又似兔死狐悲的狐狸。
        他的指节一直在桌上不断的敲击着。
        似乎有规律。
       易南织笑了笑,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摩斯电码。
       她悉数记下。
     【「隼」已经完蛋了。】
     【王已经被杀掉了。】
     【脖子上的是监视器。】
     【这里有人监视着我。】
     【异能力,失控。】
     【帮助我逃出去。】
·
·
·
      奥砾罗斯的一年四季,都下着雪,为了逃避战争,初代的统治者不惜动用神力,让奥砾罗斯成为了永不坠落的浮空岛。
      易南织不喜欢寒冷的地方,自幼出生以来,她对这里的记忆只有贫民窟,无尽的饥饿还有寒冷。
     直到遇到了「隼」。
     幼年时期为了活下来她几乎做了一切的事情。
      无尽的黑暗,无尽的恐惧。
      窗户上因为寒冷起了一层雾气,易南织定定的站在那里看着窗外。
      也不是看着窗外,那里被雾气笼罩,什么也看不见,她只是站在那里,看着窗。
      易南织没有想到,他会告诉自己这些。
      如此残酷严峻的真相。
     易南织无所谓的笑了笑,伸手在雾气笼罩的窗户上画了个笑脸。
·
·
·
      易南织敲击着桌面,口中吐露出一些无谓的话语。
      【开始吧。】
      【好。】
·
·
· 
    青鲤捏了捏自己的裙角,摘下口罩,轻声的说着些什么。
「异能力·言  发动」
    “异能力,失控。”
     深绿色的法阵以青鲤为圆心,以到「隼」基地门口的长度为半径,呈现出一个完美的法阵,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被改变了。
·
·
·
      他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根短棍,在地上轻轻一敲,那根短棍瞬间变长,那琥珀色的眸子从底被染成深红色。
       异能力失控,会影响使用者的神智,只有在使用者极其虚弱的时候会发生的事情。
       易南织没有料到对方竟然是近战类的,再召唤异兽肯定是来不及了,只好抽出匕首先发制人,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越过桌子改刺为划,越到他身边,攻击猛的接近他身边。
      那甩棍一下子扫过来直击易南织的头部,料近战易南织也是「隼」数一数二的,当然是倒着数的。
      好在易南织的反应还算快,左手捏住甩棍借力一撑,腕骨处一阵剧痛,她闷哼一声,将他摁在地上,匕首顺着他的脖子一划,在没有伤到他的前提下割下了他脖子上的项链,伪装成项链的监视器被她抛到半空中。
      下一秒易南织被甩棍一敲,视界一片模糊,她闭上眼捏着匕首往甩棍上一划,阿格尼丝布兰特家出厂的匕首果然产生了非同一般的影响,冷兵器交锋时擦出火花,火花下落儿消失,最后还是匕首的硬度胜过甩棍,将甩棍切成两半。
     等她再睁开眼的时候她已经被踹到地上,暗红色的法阵在甩棍的断口产生,法阵正中心产生一个暗红色的无,最终融入甩棍的断口,那断口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愈合了并且什么痕迹也没有留下。
【异能力  无限锻造  发动】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易南织,易南织狠狠的抓起旁边早已落下的十字架,狠狠往上一抛,匕首精准的在半空中贯穿十字架钉在承重墙上,十字架出耀眼的白光然后轰然爆炸。
     青鲤一脚踹开门,承重墙的损坏使得整栋建筑摇摇欲坠,他有些气急,他并没有想到那个监视器爆炸有这么大的效果。
     他在迷雾中看到了两个对立的人影。
     易南织擦去用袖子擦去额角滴下来的血液,在弥漫的粉尘中笑眯眯的看着对面的人。  
      在迷雾散去后,易南织笑眯眯的握着他的手,“久仰大名,半神利瓦伊·摩蒂玛,无限锻造的拥有者。”
       “不敢当不敢当,不过我终于等到你了,灵旗的拥有者易南织。”黑发的少年笑了笑,暗红色从底褪去恢复成琥珀色,他握住她的手。
·
·
·
      夜明烛盯着水晶球里的两个人,没说什么。
      氤氲的雾气在他身边环绕,他挥手想驱散一些雾气,可是雾气总是连绵不断,挥之不去。
       他长长的叹了口气。
     “这个世界已经完蛋了。”
     “「棋子」准备就绪了。”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求捉虫求建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