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卧沙场君莫笑

现役老神棍/短命/放飞自我的文手,喜欢写东西自娱自乐。
你好,我是鸫鸦鸠,多指教。

不知道叫什么的原创短篇(2)

       我居住在一座空城里。

      目及所到之处皆是残花败叶。

     这……其实并不是空城,而是一座监狱,这里关押的都是大罪大恶穷凶恶极的重刑犯,几百年来都没有几个人。

      我为什么在这里?我犯下了什么样的罪行被关押到这里的?我什么时候进来的?我又在这里呆了多久?

      我一概不知。

      我只知道,这里是我最终的,也是仅有的归属。

      然后我遇到了她。

      姑娘拥有着一双圆润的,深棕色的杏眼,以及深棕色的长发,长发被编成麻花辫,温顺的倚在她的肩上。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城中央的喷泉,虽说是喷泉,但是它早已停止工作了,破拜的雕像被拦腰截断,依稀能辨出石像雕的是一个手持红色玫瑰的女人,倒在水中,大理石边已经长满了苔藓,这一切无不宣示着这座城的繁荣昌盛。

      她坐在喷泉边,目光空洞且茫然,但在看到我的那一刹那,目光都清明了不少,她站起来抚平裙上的褶皱,笑着向我打招呼,“主……前辈你好呀。”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一般改口喊了我前辈。

     突然我开始好奇起少女犯下了什么罪才被关到这里,开口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已经很久没有开口说话了。

      “你……好……”

       声音如同砂纸摩擦钢板,晦涩暗哑。

       姑娘却没有在意,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刚刚回……到这里我还以为没有人呢,还好有前辈在,前辈住在哪里?”

    “城里……任……何……”我开口断断续续的叙说着。

     “真的?城里任何地方都可以住?”姑娘开心的笑起来。

      自那以后,我便和姑娘一起生活。

      饿了,我会和她去打猎,采摘果实。

      渴了,我和她去小溪边汲水。

      春天,野花爬遍山坡。

      夏天,树林阴翳,溪深鱼肥。

     秋天,树叶与果子,金色的麦浪

      冬天,白雪皑皑,寒风刺骨,好在有暖炉

     渐渐的不对了。

     她曾笑着问我,对于信仰神明有什么看法。

      我思索了很久,才断断续续的说出我的答案。

      “不管我们……再怎么求神拜佛……有什么时候听过……我们人类……真有谁见过神佛……或者又有谁真的成了神佛。”(1)

       她的笑容瞬间凝固了,笑容转变成了诧异,“前辈……你真的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脸上的表情似乎出卖了我。

      她摇头笑了笑,“罢了,世界已经疲惫不堪了。”(2)

     渐渐的,她的睡眠时间比醒着的时间更长了。

     依旧是那个温柔的姑娘,但是一头棕发已经变成了一头白发。

     她靠在床上,笑眯眯的招手让我过去。

     “前辈,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回来吗?”

       为什么要回来?

    “前辈你不要不说话呀。”她微微敛起眸子,看着我。

       “前辈,您理应猜到了才是……”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我是米拉尔啊。”

       “我是您的米拉尔啊。”她带着哭腔对我说到。

      “主神大人啊……我是您的米拉尔啊……”

        她抹去泪水,深棕色的杏眼内带着我从没见过的信仰。

      “我将逝去,而君永恒。”(3)这是她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在我错愕的眼神中,她闭上了眼。

      眼前的场景破碎,与过往重合。

       她是米拉尔,我的第一个信徒,也是最后一个。

       也是我最后的祭祀。

       我是赛赫梅特。(4)





(1) 不管我们再怎么求神拜佛,有什么时候听过我们人类真有谁见过神佛,或者又有谁真的成了神佛。 【出自:RADWIMPS - おしゃかしゃま】


(2)世界已经疲惫不堪了。【出自: RADWIMPS - カイコ】


(3)我将逝去,而君永恒。【出自:黑塔利亚,圣女贞德对法叔说的话】


(4)赛赫梅特:埃及女神赛赫梅特,她掌管快乐,爱情,美酒,浪漫……简直掌管了所有女性的一切,她也被塑造成战争女神,她偏爱血色,手中的血玫瑰也曾撒下一片血海。【介绍出自树梢tree top 公主系列Lolita假发】


评论